美 国 上 市 股 票 代 码:W F H G
资讯中心/INFORMATION
中国企业为何选择赴美上市? 四位企业家这么说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 作者:worldfh | 发布时间: 2018-05-28 | 256 次浏览 | 分享到:
网易科技讯5月26日消息,在今日由网易科技和美美证券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概股高峰论坛”上,在主题为《新上市的日子》的圆桌论坛上,天地荟食品CEO崔荣峰、盛世乐居CEO郑炜、瑞图生态董事长李恒芳、华钦科技CFO江恬就中概股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进行了讨论。



网易科技讯5月26日消息,在今日由网易科技和美美证券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概股高峰论坛”上,在主题为《新上市的日子》的圆桌论坛上,天地荟食品CEO崔荣峰、盛世乐居CEO郑炜、瑞图生态董事长李恒芳、华钦科技CFO江恬就中概股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进行了讨论。

在谈到为何选则赴美上市时,开拓海外市场、增加品牌效应以及市场成熟、规则制定标准是每个人认为的主要原因。

“企业自己的情况只有自己清楚,什么道路适合自己走自己最清楚。”郑炜强调,作为赴美上市,是根据每个企业发展的不同需求,企业要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来选择去哪个市场上市。

那在开拓海外市场或上市之后遇到问题和挑战是该如何应对?加强公司管理和重视公司内控是关键。江恬表示,他的公司上市之前就已经搭建了内控团队,以准备好将来应对国外市场的严管。“要重视公司内控,要把它作为议程上的事情去做。”作为CFO,他认为在内控管理上自己做得是非常好。

作为2014年成立,今年2月5日正式挂牌上市的公司, 郑炜认为,企业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能上市,核心要点还是企业的内控和自己的管理体系足够规范。“所以我在任何地方都讲规范的重要性,特别是我们传统企业和互联网结合的新型创业公司,如果不把规范放在首位,必定会面临各种麻烦,只有把规范放在第一位才能走得更远。”

除了做好内控外,崔荣峰强调,还要适应美国法规,适应美国资本市场的要求。“美国有些法规的要求跟中国不太一样,改起来很痛苦,但没办法,要一点点把它顺过来,我们这么一步步做,做完之后再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规范化的发展。”

“很大程度上现在市场的发展速度远远要高于原来的预期。”郑炜感叹,互联网时代每天都在变,客户的需求也在变,如何制定出适应市场、适应客户需求的产品,如何用客户喜欢的方式跟客户交流沟通,如何用最便捷的渠道把你的产品、你的服务送到客户身边,这对企业来讲都是非常非常大的考验。

李恒芳则呼吁要加强身体素质。“我觉得上市之后比原来更忙了,这两个多月我几乎没有落地,从欧洲跑到美国,从美国到香港,到国内,身体调整肯定要适应上市之后业务的发展,这个挑战其实挺大的。”

以下为圆桌论坛:

孙阳:中概股企业为什么不远万里选择赴美上市

江恬:华钦科技CLPS是一个专注于银行金融行业的技术信息和解决方案的服务商,我们主要的客户全部是国际金融大银行,这也是为什么要去国外上市、融资是一个很大的理由;第二是管理层觉得能够在国外市场上增加信誉度、增加品牌效应,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原因,所以我们希望去美国挂牌。

郑炜:首先我们企业是一个互联网科技企业,这是整个定位,上市很显然是对我们企业的信任背书,起码给你的客户极大极强的信任状,客户在选择我们时肯定会有一定的倾向性。

第二,我们抢占的是一个战略地位,因为在我们的这个行业里,我们是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企业,这个“第一”对我们来说非常关键。

第三,作为赴美上市,是根据每个企业发展的不同需求,我也经常讲这个问题,企业自己的情况只有自己清楚,什么道路适合自己走自己最清楚,我想我们盛世乐居作为互联网科技企业,要想在短期内迅速发展强大,选择美国上市应该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崔荣峰:我们企业是做宠物零食的,针对的全球宠物市场非常大,我们当时选择去美国上市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在美国占百分之二三十的市场份额,到美国上市可以更好服务我们的客户,同时通过上市透明度能不断提高,客户跟我们合作的力度也比以前强得多。我们到美国上市有两个原因,一是市场原因,二是跟客户深层合作的原因。

李恒芳:因为瑞图是一个生态公司,选择去美国上市,这个问题上市这三四个月以来,至少有上百人问过,我也觉得很奇怪,美国上市有这么不可思议吗?我也搞不懂,其实我一直想问媒体的朋友,到底美国上市有什么灾难性后果,还是有什么因素?我不太清楚。

至于瑞图选择美国上市我个人有三个原因:

首先是业务拓展,因为我们公司是做固定废弃物整个产业链的,从装备研发、制造到固废生态化的利用,现在瑞图是中国生态地面铺装材料最大供应商,但我们更多前端客户在国际上,我们装备这块营收一大半是在国际市场,希望通过在美国上市增加一些国外客户对这家公司的信任度,做一下背书。

第二,我一直认为美国的资本市场比较成熟,规则也很标准,可能我这个人懒,我不想去琢磨新的规则,我更希望集中精力做业务,而不是研究规则,所以可能是因为这个,更成熟的资本市场可能更有利与这家企业长期的发展。

第三,可能是一点情怀。我二十年前在欧洲生活过几年,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时候中国的生态环境能像德国这样呢?所以我回来创办了这家生态公司,我希望让世界知道中国人也在追求我们的生态改善,我也希望把中国生态改善的理念和成绩带到美国、带到国际上,(让世界)知道我们的环境在一天天变好,有无数人为了改变中国生态而努力着。

孙阳:现在全球化遇到一些困难,中国企业的国际化也步履维艰,各位在走出海外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问题和挑战?我们又是怎么应对的?

江恬:我觉得公司管理、内控非常重要,其实公司上市之前就已经搭建了内控团队,以准备好将来应对国外市场的严管,所以有一点很重要,要重视公司内控,要把它作为议程上的事情去做。作为CFO,我觉得我在内控管理上做得是非常好的。

郑炜:我们是2014年成立,2月5日正式挂牌上市,刚才江总把问题看得非常精准,我们企业之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能上市,我认为核心要点还是企业的内控和自己的管理体系足够规范,所以我在任何地方都讲规范的重要性,特别是我们传统企业和互联网结合的新型创业公司,如果不把规范放在首位,必定会面临各种麻烦,只有把规范放在第一位才能走得更远。

第二是面临的挑战。我对我的团队说,“你们今天的庆祝只能代表今天,因为这才是真正的开始,而且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开始,因为它已经把你放在了另一个高度,如果从这个高度再摔下去,一定会死得很难看,所以一定要以比以前更加专注、更加敬业、更加专业的态度去对待这块的认知”。这块也是我们现在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资本市场维护、后期融资,如何面临企业的重大发展。

第三,很大程度上现在市场的发展速度远远要高于原来的预期,互联网时代每天都在变,客户的需求也在变,如何制定出适应市场、适应客户需求的产品,如何用客户喜欢的方式跟客户交流沟通,如何用最便捷的渠道把你的产品、你的服务送到客户身边,这对我们来讲都是非常非常大的考验。


包括我们从上市之后开始,企业内部做了一些调整,当然也是内功方面的、战略方面的转移,这都能说明问题,责任更重、担子更重,这是我们现在最大的体会。

崔荣峰:我们是2002年成立的公司,以前的确不规范,上市之前我们做了三年规范的工作,按照SEC的规则要求去做,刚才两位讲了内控的问题,这个一定要抓,同时我们不断学习乔布斯法案,按照美国的要求。美国有些法规的要求跟中国不太一样,改起来很痛苦,但没办法,要一点点把它顺过来,适应美国资本市场的要求,我们这么一步步做,做完之后再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规范化的发展。

在规范化方面我们外频了一些外部专家顾问不断对公司进行辅导,使公司一步步走向正规化、国际化。

孙阳:在监管上,国内外有哪些差异

李恒芳:说起监管和挑战,我想在于两方面。

从监管来讲,我想所有上市公司都知道,选择上市其实就是选择监管,否则没办法上市的。瑞图公司有18年历史,一开始我们就坚持正规化,我们有四个创业股东,18年来我们坚持一条铁律,所有创业股东的亲属不允许进入公司,所以瑞图到现在没有一个四个创业股东的亲戚来任职,我们一直希望瑞图是一家内部透明的企业。

上市之后就更严格了,按照美国SEC法规控制之后,主要在于我们自己的组织结构和管理上做了调整。

一是选择了国际国内很知名的合规方面的顾问,比如我们的律师团队,重新加派了中国最大的德恒作为法律顾问,希望它一定保证我们合规。

二是出于美国SEC的要求,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并不需要我们的监事会,但瑞图成立了由创业股东直接管理的“接洽委员会”,并且派专门审计部进行内审和内控,通过这几个方面希望把严控做好,做透明。

从挑战来讲,其实我个人理解上市之后有两个挑战:

一是身体的挑战,我觉得上市之后比原来更忙了,这两个多月我几乎没有落地,从欧洲跑到美国,从美国到香港,到国内,身体调整肯定要适应上市之后业务的发展,这个挑战其实挺大的。

二是怎样沿着上市这条路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对我来讲,怎样保证我和我的团队不要飘起来,沿着我们的主业踏踏实实地做好,扩展自己的产业。这个挑战也是很大的。

孙阳:今年中概股很多公司的股价波很大,各位怎么看股价波问题

李恒芳:我觉得股价波动有一个比较很重要的因素,我们自己的盘子还比较小,人数很少就能把我们的水搅动很大,这逼着我们把自己的盘子做大做实。

经过同行上下游的和泵,加上自己产业往大做,还是这句话,把市值、把实体做大,如果我们把小湖变成大海,估计它就波动不起来了。因为我们不可能控制别人不去搅动,所以必须把自己做实,这也是刚才讲的,上市之后比原来还忙,而不是闲下来了,希望股价稳定下来。

崔荣峰:我的观点和李总一样,只有企业自身练好内功,规范自身,做得更扎实,我想不会有什么大影响。刚才说了,盘子比较小,受到外界影响是很正常的,但对于企业来讲,只要我们不受外界干扰,脚踏实地地做,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展现出来,我想市场会给予客观评价。


郑炜:我的观点跟两位的观点差不多,但作为一个新上市的企业可能都会经历过这样一个心路历程,从很在意股价的涨跌到慢慢习惯它的涨跌,作为我们来讲,作为公司的大股东,也是实际控制人,受的影响最大,但这永远只是停留在账面上,所以后来想想这也不是目前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把业绩做好、把企业管好,以最短最快的速度跨入另一个高度,把分母做大,分子有一点点变化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江恬:我觉得股价的波动其实是相对的,毕竟公司不是
Daytrade,我们也不会每天都看涨幅,我同意前三位的做法,把我们的基础做扎实,从我们的模式来讲我们有稳定持续增长的收入、稳定的毛利和持续增长的净利润,所以我们只要把基础做好。

我们也非常需要外部的推动,包括资本市场IR的推动,管理层要对全球传达信息,告诉大家我们是做什么的,及时跟现有投资人沟通,我们大部分投资人在美国,我们也会及时去美国做路演,earnings 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