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国 上 市 股 票 代 码:W F H G
资讯中心/INFORMATION
中企赴美 IPO 缘何迎来小高潮
来源:尚普IPO咨询 | 作者:worldfh | 发布时间: 2018-10-09 | 289 次浏览 | 分享到:
今年以来,中企赴美 IPO ( 首次公开募股 ) 迎来 " 小阳春 "。据调查公司 Dealogic 统计,截至 8 月 17 日中国企业在美 IPO 融资额达 59 亿美元,已超过 2017 年全年的水平 ( 38 亿美元 ) 。

今年以来,中企赴美 IPO ( 首次公开募股 ) 迎来 " 小阳春 "。据调查公司 Dealogic 统计,截至 8 月 17 日中国企业在美 IPO 融资额达 59 亿美元,已超过 2017 年全年的水平 ( 38 亿美元 ) 。而在 8 月 17 日之后,又有蔚来汽车、趣头条、小赢科技、云米科技、英语流利说等多家中企成功从美国资本市场融资 10 多亿美元。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新经济企业处于阶段性上市高峰、美国证券市场 IPO 盈利等门槛要求较低、美股行情下企业 IPO 热情普遍较高等原因,共同催生了中企赴美 IPO 的小高潮。



中企赴美 IPO 融资额创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新高

今年在美上市中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行业 : 

一是教育行业,包括朴新教育、尚德机构、精锐教育、英语流利说等;


二是视频行业,包括爱奇艺、哔哩哔哩、虎牙等;

三是汽车行业,包括被称为 " 中国特斯拉 " 的新能源汽车企业蔚来汽车,二手车平台优信,以及汽车金融服务平台灿谷等;

四是互联网金融,包括点牛金融、小赢科技等;

五是互联网零售行业包括拼多多、1 药网母公司 111 集团等。

从更广义的范围来看,今年在美国上市大部分企业都是具有一定互联网基因的中国新经济企业,从美国的标准来看,大部分都属于科技类企业。从上市方式看,2018 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绝大部分通过红筹 VIE ( 可变利益实体 ) 架构实现上市。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今年中企在美融资金额,将创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新高。


多因素令中企赴美 IPO 明显增多


一是中国新经济企业处于阶段性上市高峰。受互联网、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等技术驱动,加之受 " 大众创业、万众创业 " 政策引导,近些年中国涌现出一批创新型科技企业。

而从企业的成长周期看,4-8 年是创投资本退出的密集期,而 IPO 是创投资本最青睐的方式之一,这令创投企业有较强的上市冲动。比如,今年在美上市的企业中,虎牙、极光科技、蔚来汽车、云米科技均成立于 2014 年。


二是美国对上市企业盈利门槛要求较低,允许同股不同权以及通过 VIE 结构上市。创新型企业前期大都需持续较高投入,绝大部分在美上市中企上市前都处于亏损状态,难以符合国内上市标准。


此外,许多创新型公司创始人在经历上市前多轮融资造成的股权稀释后,通过 " 同股不同权 " 方式保证创始团队对公司控制权,也是很多中企管理层上市时的重要考量。

三是美股牛市行情提高了企业上市意愿。美国股市近两年涨势较好,企业选择在此时上市会有较高的估值,有利于企业融资。事实上,今年以来,不仅是中企在美上市数量明显增多,美国本土以及其他国家企业在美上市数量及融资额也均有明显增加。


此外,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许多在美上市的中企都是采取 VIE 结构,很多创投企业的初始投资都是以美元形式进入的,在退出时也更愿意直接实现美元兑现。



中企赴美融资热折射完善国内资本市场紧迫性

国内创新型、科技型企业赴美上市,对缓解初创企业融资难问题等具有积极意义,同时也折射出中国加快完善资本市场的紧迫性。


新经济企业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当前中国经济中最具活力的一部分企业,将这些企业留在国内上市,既可以更好地提升中国经济活力、促进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也可以让中国广大投资者直接 " 拥有 " 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类型企业,共同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红利。

美国罗森布拉特证券公司董事总经理、中国区研究主管张俊认为:在盈利财务指标要求、上市流程、VIE 结构的法律障碍等方面,中国证券市场应尽快结合实际推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张俊说,这些年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散户为主的投资结构特征,令股市投机氛围仍较浓,在降低上市企业盈利要求等标准之前,加强法制化建设,进一步完善市场监管水平,应是题中应有之意。

美国耶希瓦大学商学院教授、华尔街诚智资本联合创始人黄河认为:在企业发审上市机制、交易机制、投资者保护等方面,中国证券市场应加快完善与提升。他认为,应通过引入做空机制,让市场化的承销商承担与收益相对应的责任风险," 旱涝保收的情况下承销商很难有动力去做尽职调查 "。同时,在交易机制上也应加大市场化力度,逐步建立做空、对冲等机制,让市场在股票发行交易定价中发挥更加关键作用,让股票价格能够更合理反映其内在价值。

此外,还应强化企业信息披露的真实性,威慑欺诈等非法行为,更好保护投资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