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 国 上 市 股 票 代 码:W F H G
资讯中心/INFORMATION
流利说赴美上市,开盘暴涨超30%,亏损1.82亿后要逆风翻盘?
来源:创业邦 | 作者:worldfh | 发布时间: 2018-10-11 | 399 次浏览 | 分享到:
9月27日晚上9:30(北京时间),英语口语学习应用——英语流利说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证券代码为“LAIX”,其发行价定位中间价12.5美元(定价区间为11.5—13.5美元),此次发行575万ADS,合计募集资金7190万美元。


6年狂奔,终成AI+教育第一股。


9月27日晚上9:30(北京时间),英语口语学习应用——英语流利说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证券代码为“LAIX”,其发行价定位中间价12.5美元(定价区间为11.5—13.5美元),此次发行575万ADS,合计募集资金7190万美元。


上市后的流利说总市值达5.59亿美元,开盘报价16美元,开盘后股价整体走势一路飙升,截至发稿,涨幅超过30%。


9月1日,流利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F-1招股书,招股书显示,流利说拟通过首次公开募股,最多募集1亿美元资金,主要用于研发和技术投入、加大营销推广、补充营运资金等用途,本次联合承销商为摩根士丹利和高盛。


9月14日,流利说再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1号增补文件,拟以每股11.50美元至13.50美元的价格,发行575万股美国存托凭证,每股存托凭证相当于1股A类普通股。

在公司股权架构上,在上市前,招股书中显示,第一大股东为创始人王翌,持股27.9%,第二大股东为IDG,持股13.4%;第三大股东为王翌、胡哲人、林晖合资公司,持股13.4%。第四大股东为联合创始人胡哲人,持股11.9%;第五大股东为GGV纪源资本,持股11.7%;第六大股东为联合创始人林晖,持股6.9%,第七大股东为华人文化,持股6.3%。


据了解,上市后的流利说将采用双股权结构,三位联合创始人王翌、胡哲人、林晖,将持有公司的全部B类普通股。流利说的A类和B类普通股只在转换权和表决权上有所不同。A类普通股不可转换为B类普通股;B类普通股可转换为A类普通股。


AI+教育新探索 

流利说由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谷歌前产品经理王翌和胡哲人、林晖联合创立,公开信息显示,成立于2012年9月的流利说,迄今为止,共计获得4轮投资。



事实上,成立之初的流利说并没有立志成为一个AI公司。去年10月,在GGV纪源资本主办的Evolving-Lifestyle GGV2017生活变革大会上,王翌复盘了流利说过去五年成长过程中的关键决定时,这样表示。

从2012年9月创业,到2013年情人节流利说App正式上线,王翌和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的初心是打造一款产品,把口语练习搬到手机上,用产品的方式让大家高效率的学好英语。

流利说上线时的产品形态是英语打分应用,通过向用户推荐不同题材的对话,对用户口语进行打分。很快,这款产品被苹果应用商店在中国、日本等地推荐,流利说也凭借用户间的口口相传,收获了数十万用户。


2014年到2015年,教育领域刮来了两股旋风,一股是互联网教育,一股是AI教育。


伴随着旋风,流利说自主研发了AI英语老师,并在2016年7月推出产品“懂你英语”,同年11月推出“雅思流利说”,基于深度学习技术,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个性化、自适应的学习课程。


用户在使用流利说时,AI老师根据测试,把用户划分为L1-L6六个不同的等级,以此为用户提供量身定制的学习方法和学习课程。经欧标(CEFR)对比认证,学习效率较传统真人教学可提高三倍以上。



为了激励和吸引用户,给用户带来更好的学习体验,流利说还提供了不同主题的课程,使英语学习变得更有趣,从而增强用户的参与度和留存度。

流利说早期投资人,心元资本创始人郑博仁告诉创业邦,流利说把握住了教育行业的痛点,教育最难的地方在于教师的质量,传统的“真⼈教师+物理课堂”的教学方法不管是在教师质量,还是时间和空间上都会受到种种制约。流利说提供了一种开创性的新教育方法,能够在这方面做到规模化。


在郑博仁看来,流利说已经进入教育第三发展阶段,即教育3.0时代,与之前的线下教学(教育1.0)和在线真人教师(教育2.0)模式相比,教育3.0将显著提高教育的有效性和效率。当然,AI学习产品和服务也可以作为真人教师的补充,有时甚至可以替代真人教师。 


另一方面,经过多年的积累,流利说已经拥有了巨型“中国人英语语音数据库”,并在此基础上,自主研发了英语口语评测、写作打分引擎和深度自适应学习系统,在他看来,数据是流利说的核心竞争力,算法也是建立在数据之上。

在流利说平台上,AI技术可以与各种学习内容和场景无缝集成,包括完善的语言学习教学法,游戏化功能和强大的社交元素。从听说读写多个维度,为用户提供一整套系统性的英语学习解决方案。

付费用户突破100万


据招股书显示,流利说的平均每月活跃用户数量从2016年的200万增加到2017年的440万,并在2018年上半年进一步增加到了720万。免费增值模式使流利说能够通过免费服务吸引用户并将其转换为付费用户。

截至2018年6月30日,流利说共有约1,016,100名付费用户购买了课程和服务。流利说还于2017年1日开始提供企业学习服务,截至2018年6月30日已经拥有100多家企业客户。



郑博仁认为,付费用户的体量证明了流利说业务模式的可扩展性,进而才能形成具巨大的网络效应,从而开发出快速增长的用户群。

松鼠AI智适应教育CEO周伟此前在接受创业邦专访时也表示,教育是AI最好的应用场景之一。一方面是AI在教育行业应用的必要性,“今天的教育模式和100年前的相比,还没有很明显的变化,一个教室,一群学生以及一位老师,这个产业亟需新科技升级创新。”另一方面,教育行业容错率高,和伦理问题离得远,不像出行、医疗等行业,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

除此之外,AI在线教育在全球和中国也拥有庞大的市场和高增长潜力。艾瑞咨询报告数据显示,英语学习市场的规模在2017年达到约人民币2288亿元。预计2022年市场规模将继续增长至人民币5488亿元,从2018年到2022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9.6%。此外,英语学习是中国教育市场中最具吸引力和最有前途的领域之一。据估计,2017年中国有4.38亿英语学习者,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渴望提高语言技能,英语学习产品和服务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这种潜在的市场规模,不仅让投身教育行业的创业者满怀信心,更是让投资人坚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他们投资的产品。尤其是流利说付费用户的不断上涨,证明了其技术和产品满足了市场刚需,同时也说明公司的财务模型可以规模化。


但是也有分析指出,AI+教育未来的前景并不乐观,项目同质化严重,既懂教育又懂AI的人才仍然稀缺,这些对流利说而言,依然挑战重重。


上市真能解流利说燃眉之急吗?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不难发现,流利说2018年上半年运营支出为人民币3.471亿元(约合525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8950万元。其中,销售与营销支出为人民币2.598亿元(约合393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6290万元;研发支出为人民币6090万元(约合92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960万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2630万元(约合40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700万元。


2018年上半年运营亏损为人民币1.698亿元(约合2570万美元),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人民币7160万元。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为人民币1.823亿元(约合2750万美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为人民币6730万元。

“尽管亏损惨重,用户提前付费的模式,决定了其现金流是正向发展的,这也意味着,尽管流利说负债,但是已经练就了短期内的不死之身。”某位长期关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表示。

而对于流利说为何选择在亏损时上市,郑博仁认为公司赚不赚钱并不能作为能否上市的衡量因素,要看公司整体发展情况,而美国牛市已经持续数年,流利说把握了一个很好的窗口期,选择此时上市,对公司品牌和策略合作上有很大优势,相当一部分公司并不是所有事情准备好之后才会上市。从投资方角度来说,并不排斥通过二级市场增加融资渠道。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告诉创业邦,教育属于抗周期或者逆周期行业,在资本寒冬或是经济不景气的节点,反而是教育以及娱乐和医疗这种行业得到发展和投资人认可。尤其是卖课程的在线教育行业,其商业模式决定了发展特点,流利说的上市也很好的印证了这个观点。